Skip to main content

世界粮食计划署与联合国难民署发出紧急呼吁,粮食短缺将影响非洲近80万名难民

世界粮食计划署与联合国难民署发出紧急呼吁,粮食短缺将影响非洲近80万名难民
世界粮食计划署执行总干事与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今天发出联合警告:资金短缺、不安全局势和在一些国家的运输挑战已导致这两个机构被迫削减向非洲近80万难民发放的粮食配额。难民,尤其是难民儿童中急性营养不良、发育迟缓和贫血情况早已达到不可接受的水平,而粮食短缺将使这一情况面临进一步恶化风险。

        日内瓦 – 在一场与各国政府代表举行的会议上,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执行总干事埃瑟琳•库桑和安东尼奥•古特雷斯联合发出紧急联合呼吁,希望国际社会向粮食署捐款1.86亿美元,以恢复向难民提供足额粮食配给,并使粮食署在今年12月之前不必削减在其他地区发放的口粮。难民署则需要3900万美元用于为非洲营养不良和脆弱难民群体发放补充营养食品。
      “由于资金不足,许多依靠粮食署援粮才能活下去的非洲难民现在情况十分糟糕。”库桑说,“难民中一半都是孩子,我们呼吁捐助方政府帮助所有难民获取充足食物、保证健康,能让他们规划自己的未来。”
       在整个非洲,一共有240万难民居住在22个国家的约200个难民营地,他们都依靠粮食署的定期粮食援助。然而目前,粮食署被迫削减三分之一非洲难民的口粮,生活在乍得的难民粮食配额削减量高达60%。
危机重重
       中非共和国、乍得、南苏丹偏远地区难民营和其他营地近45万名难民的粮食配额已被迫削减至少50%。而利比里亚、布基纳法索、莫桑比克、加纳、毛里塔尼亚和乌干达的33.8万难民的配额已经被削减5%到43%。
       此外, 2013年初到2014年,一系列配额意外暂时削减情况已经影响了几个国家的难民营,这些国家包括乌干达、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刚果共和国、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喀麦隆。由于不安全形势影响粮食运送,一些地区难民的口粮也被削减。
    “世界上人道主义危机发展的速度已远远超过人道主义援助资金增加的速度。危急行动中脆弱的难民群体常常被世界遗忘。”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安东尼奥•古特雷斯说,“在当今物质如此丰富的世界,竟然还有人面临长期饥饿,孩子们不得不辍学养活家人,这是我们无法接受的,”他说。古特雷斯呼吁国际社会重新考虑,向流离失所者提供援助。


严重冲击
       在今天日内瓦的会议上难民署和粮食署还共同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称,难民属于世界上最脆弱群体,削减难民最低粮食配额将对已十分脆弱的他们造成严重冲击。
       许多难民到达流亡国家时已经处于需要紧急营养补给的状态,他们中许多人在收容国缺乏谋生手段,在回到家乡或找到谋生手段前完全依靠国际援助,有的甚至需要长达数年的援助。粮食署一般为难民每天提供2100千卡的食物。
       古特雷斯提醒,配额长期减少60%将给难民带来极为严重的后果。对营养不良群体来说,即使小幅削减配额也意味着灾难。这对难民,尤其是难民儿童的影响迫在眉睫又不可逆转。母亲怀孕后到孩子出生1000天内营养不良会影响孩子的一生,阻碍孩子身体发育和智力发展。无数研究已经证明,营养不良会使孩子一生都处于社会和经济劣势地位。


不可接受的营养不良水平
       即使在最近配额减少之前,许多受访难民也已经历令人难以接受的营养不良状况。虽然过去五年在改善营养标准方面取得了一些进步,例如一项防治微量元素缺乏的项目帮助延缓甚至阻止了一些地区营养不良与相关疾病的发展,但是目前资金的匮乏可能使来之不易的胜利灰飞烟灭。
       2011年到2013年间举行的营养调查发现,大多数难民营地儿童发育不良和贫血状况已然十分严重。92个受访的难民营地中,只有一个符合粮食署难民儿童贫血率在20%以下的目标,仅有不到15%的受调查营地达到了儿童发育迟缓率低于20%的目标。调查还发现,在超过60%的营地,5岁以下儿童营养不良率仍然很高到令人难以接受的地步。
       受粮食短缺影响,难民为了艰难度日被迫采用报告中所说的“消极应对措施”,这又带来了一系列其他问题。这些消极应对措施包括:难民儿童被迫辍学工作养活家人,导致辍学率上升;到难民营外寻找工作机会的女性难民被剥削、虐待;妇女和女童被迫进行“谋生性行为”,以换取买食物的钱;年轻女孩早婚;家庭内部压力增大,家庭暴力多发;越来越频繁的偷窃等行为使难民营内部以及难民营和附近社区之间关系紧张。
       报告称,这一系列消极应对措施最终会导致“贫穷、粮食无保障、营养状况恶化、疾病风险增加以及危险应对措施的恶性循环。因此,改善谋生机会和粮食安全状况对打破这一恶性循环至关重要,原来在营养和粮食安全方面的投资和进步必须得到保留。”
       除呼吁捐助方政府向难民提供足额粮食援助外,此次会议上难民署和粮食署还鼓励非洲政府为难民提供耕地、放牧草地、工作机会和当地市场参与权,以帮助难民自力更生。由于捐助资金情况难以预测,难民署和粮食署还改进了援助次序,保证最脆弱群体能及时被发现并得到所需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