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加沙日记 | “没有时间为任何人或事哀悼”

持续了一个多月近乎不间断的轰炸已使整个加沙地区的民众陷入了绝望和灾难。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正在竭尽全力为那些水和食物即将消耗殆尽的一百多万人提供援助。
世界粮食计划署的一位一线工作者通过日记讲述了这段恐怖经历,她为失去至少七位亲人和一些朋友而感到痛苦。同时,她也表达了对美好未来的憧憬。
, WFP

10月24日  星期二

 
A boy picks his way through a destroyed neighbourhood in Gaza. Photo: WFP
一名男孩在被摧毁的加沙居民区小心翼翼地行走。照片 © WFP Photolibrary

这场残酷的战争已经进行了18天,夺走了我们所珍爱的一切。我和家人坚持到现在,但当我们爱的人不幸丧生,我们真的算是坚持下来了吗?

过去的18天仿佛像18年那样漫长。这段时间,我们的梦想被打碎,我们的愿望仅仅是企盼找到食物和水。现在回想起那段能够喝上干净饮用水的时光,真是奢侈至极。

曾经我对那些获得世界粮食计划署援助的人们是如何依靠匮乏的物资生存下来感到困惑。如今,我亲身经历了这一切,终于明白了其中的苦衷。

我们熬过了这个漫长的夜晚。夜晚总是最令人恐惧。我们挤在一起入睡,命运与共。

战争吞噬着人们所熟悉的一切:人、建筑和对美好未来的希望。城市上空炸弹坠落的声音不曾间断,我们避开了空袭,爆炸声却在我脑海中无休无止地回荡,消除了我的睡意,也耗尽了我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智。

A little boy in Gaza with all-to-scarce bread. WFP-supported bakeries are running out of flour and fuel. Photo: WFP/Ali Jadallah
小男孩手里拿着的面包已成为稀缺品。世界粮食计划署支持运营的面包店里,面粉和燃料即将耗尽。照片 © WFP/Ali Jadallah

我已经失去七位亲人和一些故友;许多我最喜欢的地方,包括我的大学,都已经化为废墟。我默默地数着这些逝去的人和物,我多么希望数字是不存在的。我没有时间悼念任何人或事,甚至没有足够的时间查看幸存者的状况。

在过去的五天里,我与世界失去了联系。空袭摧毁了我们居住的地区,所有的基础设施都被夷为平地。我们闻到的不再是熟悉的葡萄叶香气,而是死亡的气息。

10月26日  星期四

作为世界粮食计划署的一员,我们肩负着抗击全球饥饿问题的使命。

战争爆发后,一些人因为家园遭到空袭而背井离乡。我们当即决定为他们提供即食食品和新鲜面包。此外,我们向数十家当地面包坊提供了小麦粉,以确保它们正常运营。

冲突爆发的第一周,我们的团队接到命令——离开家园,转移到所谓“更安全”的地方。四位成员已经失去了家园和曾拥有的一切。

我们该怎么做?唯有继续工作。

A woman in Gaza receives WFP food and other humanitarian assistance. Only a fraction of what's needed is trickling in due to border constraints. Photo: WFP
一位加沙的妇女获得了世界粮食计划署提供的粮食和其他人道主义援助物资。然而,由于边境限制,只有一小部分援助物资得以进入。照片 © WFP Photolibrary

几天后,面包店遭到炮击,食物资源紧缺,实地行动难以开展,但每位员工都仍在坚持。世界粮食计划署在耶路撒冷、约旦河西岸和开罗的同事尽可能地为我们提供了各种远程支持。

在我们撤离家园仅仅几天后就停电了。又过了几天,水源断了。紧接着,我们失去了网络连接,也就彻底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

我们被一种脱离世界、脱离我们所爱的人们和所服务的群体引发的不安情绪笼罩着。我们竭力为受冲突影响的饥饿人口提供食物,自己却陷入了弹尽粮绝的窘境。

Workers unload WFP food and other humanitarian relief at a school serving as an emergency shelter for thousands of displaced people in Gaza. The supplies are only a fraction of what's needed. Photo: WFP
工人们在加沙地区一所学校里卸下世界粮食计划署提供的粮食和其他人道主义援助物资,这所学校被用作加沙数千名流离失所者的紧急避难所,而这些物资只是所需的一小部分。照片 © WFP Photolibrary

世界粮食计划署的报告指出,在战争爆发前,加沙地区有100多万巴勒斯坦人面临粮食不安全的情况。然而,现在我们的整个团队、我们的家人,以及加沙地区的所有民众都无法获得粮食保障。

我希望我们只需担心食物和水匮乏的问题,而不再为家人、朋友和爱人的安危,以及我们自身的生存而忧虑。

我渴望再次听到那些平淡的办公室闲聊,回到早上喝咖啡的时光。我希望永远不再经历悲伤和痛苦。

10月29日  星期日

我站在屋顶上,环顾四周,试图猜测天空中闪烁的数十枚空袭弹将会落在哪里。根据上次登记的信息,我默默在心中列出了朋友们的下落——有人在北方,有人在南方,而我则在这里,被忧虑和痛苦淹没。

Airstrikes light up the night sky over Gaza. Photo: WFP/Ali Jadallah
空袭炮弹在加沙夜空中爆炸。照片 © WFP/Ali Jadallah

北部遭到空袭,第二次、第三次......第十次,声音越来越响,距离越来越近,我已经数不清了。我走到屋顶的另一侧,朝着被标记为安全区的南部望去:一枚炸弹落地,紧接着又是第二枚。天空被红色的火焰点燃,第三枚……第五枚……火焰蔓延着,吞噬了整个夜空,然后是第八枚。

我知道,今晚之后,我可能双手都数不过来失去了多少家人和朋友。

我坐在父母的床边想着,我是否有一颗足够强大的心脏,能够承受生活施加给我和所有亲历者的这一切痛苦。

Children celebrate the arrival of a UN truck at an emergency shelter in Gaza. Photo: WFP
孩子们庆祝联合国卡车抵达加沙的一个紧急避难所。照片 © WFP Photolibrary

当爱、善良和希望来敲门,寻找温馨的居所时,我的心就会变得宽广无比。然而我不知道我心中的哪个房间能够容纳悲痛沉重的情绪。

我曾读到这样一句话:如果悲痛熟悉了一扇门,它将永远不会离开。它会成为一种常态,就像面包和黄油一样,在你的日常中扎根。有时你会主动走向它,有时你会忽视它。但无论你怎样对待它,它就在那里。

今天,我为悲痛敞开了心扉:“请君自便。”

我的心情比往常更加沉重,仿佛肩负高山。悲痛自然让人感到沉重,然而这份重量时常让我回忆起那些深爱的人,那些失去的人,那些深深热爱着生活并将之视为永恒的人。

我们仍身处险境,如履薄冰。

 

迄今为止,世界粮食计划署已为加沙和约旦河西岸地区的63万民众提供了粮食和现金援助。然而,每天至少40辆卡车的粮食援助才能满足加沙地区急剧增长的需求。因此,扩大援助准入至关重要。

Now is the
time to act

WFP relies entirely on voluntary contributions, so every donation counts.
Donate today